建议将“烟草依赖疾病”纳入医疗保障基金支付管理范围

2021-05-27 15:41:15

草依赖是不是病?戒能否报销?北京市控制吸协会日表示,草依赖是一种疾病,建议将“草依赖疾病”纳入医疗保障基金支付管理范围,让戒医疗服务可以报销,并建议探索将戒服务作为符合条件的“互联网+”医疗服务保障范围,探索推进门诊费用跨省直接结算试点工作范围(相关报道见A4版)。

第34个“世界无日”即将来临,今年“世界无日”的主题是“承诺戒,共享无环境”,世卫组织的目标是利用一年的时间成功帮助一亿人戒。北京市控制吸协会此时提出将“草依赖疾病”纳入医保范围的建议,契合今年“世界无日”的主题涵义,其积极意义值得关注。

被称为“医保戒”的“戒药纳入医保”呼声由来已久。早在2012年3月31日,时任国家卫生部部长陈竺在出席“慢非传染疾病防治策略研讨会”时,提出“将通过深化医改为控助力,逐步把戒咨询和药物纳入基本医保,基本药物目录也将添加相关药品”。但时至今日,“医保戒”仍处于呼吁层面,未见有实质政策举措出台。

“医保戒”缘何知易行难?其关键因素就在于人们对此的认知存在见仁见智和褒贬不一的争议。比如,草依赖究竟是不是病?戒费用到底该由谁买单?透过当年陈竺部长的主题演讲和当下北京市控协会的建议,其实已做出肯定回答:“草依赖”是病,且属“慢非传染疾病”;“医保戒”可行,且期待将其纳入“互联网+”的医疗服务保障范围。笔者对此颇以为然。

“瘾君子”的实质是草依赖。这种看似个人嗜好和不良惯的行为,其实是一种具有独特发病机理和高复发的慢病。1998年就被世界卫生组织作为一种疾病列入国际疾病分类。同时,吸也被无数国内外研究证实是导致肺癌、冠心病等疾病发生率和死亡率提高的最重要危险因素。明白这一点,不仅可以矫正许多吸者觉得戒并非医学问题、不懂得寻找医生帮助的认知误区,也佐证了“医保戒”的正当与合理:“医保戒”属慢病救治,且契合“上医治未病”的防病与治本原理。

有人不赞成“医保戒”,还在于对其公的质疑:吸是小众群体,医保是大众利益,用多数人的钱为少数人的戒买单,不合理、不公。甚至有人将其与配眼镜和解酒药相提并论。这实际上也是一种误区。“吸有害健康”不只指个人健康受损,更包括由二手导致的污染环境和伤及他人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戒不只是个人私事,也是维护公共卫生的大事,而视和酗酒则不具备伤害他人的属

就医保现状而言,高血压、糖尿病、高血脂等都属“小众”患者,而它们的救治费用都已纳入医保,“草依赖”的瘾病缘何不能?尤其是随着以治病为主转变为以健康为主的“大健康”理念确立,“医保戒”越发显示其具有的积极和长远意义。对“戒纳入医保”不能只算眼前小账,更要算长远、环境、惠民的民生大账。

关闭
最新热文